.txt

  俗语有云,小别胜新婚。但过去几天发生在伦敦的一切却宣告着我与那个生我养我的国家――英国的“恋情”正式结束。任何有关英国的美好印象全在连日的暴乱中灰飞烟灭。
    现下,英国社会充斥着自私、分裂和追名逐利的浮躁之风,曾经团结一致的社区归属感也出现了裂痕。而这正是我七年前带着澳籍妻子从英国漂洋过海投奔澳洲的原因。因为这个国家卸去了英国所背负的所有重担,带给我的是布莱尔(Tony Blair)新工党革命没能守住的、迅速夭折的希望和乐观。
    伦敦暴乱不仅让我确信英国社会存在的深层缺陷,更让我意识到能够生活在澳洲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澳洲经济发展令举世艳羡,我们的政治稳定,失业率低下,生活水准全球名列前茅,多元化社会发展和谐……但澳洲人却显然身在福中不知福,人们多的是喋喋不休的抱怨。
    工作时间太长,澳洲人怨;太多的船民涌入“我们的海岸”,澳洲人怨;商店服务越来越差,iPods价格太贵,澳洲人也怨;生活成本和房价飞涨,澳洲人更是怨。口口怨气憋着,连交通也看不顺眼,塞车就罢了,为什么列车也经常晚点?还有,我们好不容易一年有两次假期出国游玩了,为什么倒霉到连杯咖啡都这么难以入口?如果这些事情被当成理所当然的权利,那也难怪澳人稍有不顺便要高声抗议。
    放眼全球,比澳洲人更倒霉的比比皆是:希腊人正面临着重建社会秩序的重任;爱尔兰人的怒吼也变成了呜咽之声;挪威、基督城和日本正缓慢而艰难地走出天灾人祸的重击;美国则面临着其全球经济霸主地位的终结;而现在英国也被扳过脸来正视社会不满的丑陋事实以及早就暗自疯长的社会仇恨……
    我已懒得将澳洲与索马里或埃塞俄比亚拿来做比较了,所以澳洲人啊,不要再拿你们所谓的痛苦和不满来瞎折腾了!对现有的一切不知感激,还伸手索要更多,一旦欲求不满就开口哀嚎,这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
    我并不否认澳洲社会所存在的问题,但不妨换个角度看待这一切。上周的骚乱让我想起了我的一位朋友,他是英国一家报社的通讯员,曾责报道雪梨西区Macquarie Fields的暴动。在回到办公室后,我的这位朋友却向伦敦的编辑部轻描淡写地表示: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这种小事每周六晚都会在很多英国小镇的酒吧里上演。而当时伦敦的编辑部回应称:“所以这只是天堂里的烦恼,不是大事嘛!”
    在解决各种问题时,澳人关注的是“我”而不是“我们”,且越来越容易被语出惊人的电台主持人和小报的头条新闻激起万丈怒火。我很怀疑这么多人成天叫嚷着 “社会公平”真的是为了捍卫澳洲的利益吗?我阐述这些观点是因为我在乎,是因为和其他发现自己很幸运的澳人一样,我能珍惜现有的一切和已被我们抛诸脑后的一切。不幸的是,恐怕很多澳人已经失去了自我分析能力――如果他们曾经有的话。
    一句话,上周发生在伦敦的一切应该让我们对Donald Horne那句广为人知的名言体会更深:澳洲是幸运之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5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