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人的乡村情结澳洲萧蔚

澳洲人的乡村情结
  在悉尼,因为工作关系,我去过很多人的家,最有新奇感的是住在海边、丛林和乡村人的家。海边的房价最贵,能住在那里自然是富人,可他们的烦恼最多:家居深海湾的人总怕有那么一天涨大潮或是刮台风,把房子卷走,他们提心吊胆,晚上睡不好觉;住在浅水湾的人怕水位降低,湾子变成烂泥塘,房子自然会掉价,他们整天盯着水位尺。丛林里的房价倒是可以让人接受,那里空气新鲜,坐在屋里可以伴着美妙的音乐听鸟叫,可是他们也有烦恼:一阵无情的山火扑来,多少年辛苦置办的家当便会一下成为灰烬!说起来只有住在乡村的人最开心,从来没有听到他们抱怨过什么。
  听朋友说有一个从台湾移民来的人,买块地就是为过把子瘾。他在台湾曾经竞选乡长,落选后来澳洲,没花多少钱,买了一块比台湾一个乡还要大的葡萄园,雇人打理,他得意地坐阵指挥。
  加萧虹
  
  
  还有很多不耕、不种、不饲养,住在乡村里纯粹是为了养神的大闲人。我到过一个病人家抽血,那大概是我在悉尼所见过的最破烂,最肮脏,可是最有趣的人家 ―― 一块望不到边什么都不长的黄土地,中央有一所要倒塌的木板房,三室一厅,屋里又脏又臭,像狗窝。我这样说毫不夸张,他家的家禽、宠物和牲畜,也都住在里面,大家随便进进出出,只有几匹高头大马留在院子里自由自在地来回溜达,大概是屋门相对太小,实在挤不到屋里来,不过它们也时不时地从后窗户探进头来分享一家人畜的快乐。男主人常年吸毒,瘦弱得不能工作,花不了多少钱在这里租住和“养病”。他说讨厌市区的嘈杂和拥挤,也受不了那不断上涨的房屋租金,住在乡村里“病”能好三分。
  老澳洲人依然非常留恋过去那种悠闲的生活,他们像澳洲的国宝树袋熊一样,“这片案树林子被山火烧光,再去寻找另一片林子”,不得而不“背井离乡”,离开悉尼闹区,搬到乡村去,向外省疏散,去寻找伊甸园,重新回到那四平八稳,没人打搅,没有忧愁安逸宁静的生活中。
  
  后由《人民日报海外版》转载2004.11.22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4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