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那得清如许

问渠那得清如许

■教改先锋重大典型报道

作为全国经济发达地区、人口流入地,近年来浙江的教育事业版图不断扩张。城区学校新建扩建、学前教育大力发展、农村学校全面振兴等,使教师的需求激增,教师招聘的火爆场面频频出现。浙江省采取一系列措施,引导一大批有志于当教师、有能力当好教师的优秀学生走上讲台。

做好了增量文章,改革进入下半场。面对一支60余万人的教师队伍,怎样运用政策杠杆,撬动每一名教师的事业心,发挥每一名教师的德能勤艺,让学生真正获益,同样是一门学问。

    善用,处理好人与岗的关系

因为县管校聘,嵊州市高级中学教师沈洪林迎来了事业的“第二春”。

沈洪林原先在嵊州市马寅初中学工作,后来学校规模缩减,教师过剩,老沈因年龄较大,无奈“被”退居二线。

2016年,嵊州在浙江率先试点中小学教师县管校聘管理改革,老沈沉寂多年的那颗心又跳动起来。通过精心准备,他成功竞聘到嵊州市高级中学的一线教学岗位,奋战职业生涯的最后4年。校方对他的评价是:老骥伏枥,是年轻教师的表率,学生也体验到了“姜还是老的辣”。

编制和岗位统筹,人尽其才,这是浙江县管校聘改革的精髓。嵊州2020年启动第二轮“县管校聘”,先由编制部门核定编制总量,人社部门核定岗位总量,教育部门把编制和岗位分配到具体学校,并根据教师交流轮岗情况,及时调整岗位数量,做到一校一策。非教学一线的,如图书馆管理员、实验室管理员等退出“高级岗位”,统筹保障一线教学岗。

“县管校聘不是搞丛林法则、优胜劣汰,而是把合适的人放到合适的岗位上,所以教育局、编制、人社部门对编制、岗位的统筹极其关键。”该市教体局有关负责人说。

在此基础上,各校教职工提出岗位竞聘意向,经学校量化考评小组和现场考评小组综合打分,择优聘任。通过学校竞聘、跨校竞聘和组织调剂完成所有岗位的聘任,落聘教师当年度起在原聘用学校待岗培训,发放待岗工资。

县管校聘是个大框架,针对教师的实际情况,嵊州也有一系列的“微创手术”。农村小规模学校考评小组人数不够,采用分区连片的方式进行组团评聘。各校可选出10%的优秀教师参与直聘,孕期哺乳期、临近退休、身患重病的教师也可直聘。还有,教师如从城区优质校竞聘到农村学校可一路“绿灯”。

整个竞聘过程,领导包干、全程录像、实时汇报,分管市领导动态指导,教体局派员进驻各校监督,保证流程的公开透明、可追溯。竞聘结束后,教体局组织各层面座谈会,以期完善今后的方案。教体局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县管校聘第一轮时还有人提出疑义,到了第二轮教师们已经驾轻就熟,实现了“零投诉”。

嵊州的成功为其他地区提供了样本,到了2019年,浙江实现县管校聘改革地域、学段和教师全覆盖,是全国第一个实现全覆盖的省份。据统计,2017年—2019年,浙江调整了5786所中小学校编制配置方案,调整了5961所中小学校的岗位设置方案。超编学校成功减编4841名,跨学段调整编制3467名。

教育部门对编制和岗位的有效统筹,解决了教育系统存在的编制和岗位学校之间、学段之间的结构性矛盾,激发了教师干事创业的活力。3年间,浙江申请担任班主任的教师超过15万人次,1300多名教师从教辅岗位竞聘到教学一线,超万名教师从城镇学校和优质学校交流到村校。

    善管,处理好管与放的关系

县管校聘,教师从“学校人”变为“系统人”。在学校“就位”后,教师的权益如何保障?学校能用的政策杠杆还有哪些?教育行政部门该如何给学校赋权?浙江找到了改革的突破口——扩大学校人事工作自主权。

“过去教师参加高级职称评审,材料要层层审核并送到设区市教育局。评审专家不了解教师平时的教学工作,只能靠书面材料来评价,师德第一标准和教学中心地位都得不到充分体现。”浙江省教育厅教师工作处副处长陈钦林举例说,教育行政部门如果捏着人事权,学校“看得见却管不着”,办学活力必然受到制约。

2018年,浙江试点在30所中小学校开展高级教师及以下职称自主评聘改革,绍兴一中位在其列。该校名优教师、资深教师多,但高级职称的名额有限,竞争十分激烈。原先按照上级部门的统一标准,难以甄选出最佳人选,反而会带偏到“唯论文”的死胡同里。评职称一度变成教师又爱又怕的事情。

成为试点后,绍兴一中立即取消论文鉴定环节,重点考察教师的师德表现、课堂教学能力和班主任工作,同时结合学校特色给具有特定教学能力的教师开启专项通道。所有的细则由校评委会研究制订,教职工大会通过,教师达成共识。

进入评聘环节,80%的权重为量化指标,各学科组“错位核算”,计算结果点对点反馈给教师确认。20%的权重为评委会打分,评委会由校内外专家组成,随机抽取,临时通知。

最近一次,该校30名教师评上了8名,其中有一名教师量化指标不突出,但平日里工作勤恳、学生评价高,评委会还是打出了高分。校党委副书记孙洪亮说,指标公开、程序透明,使得教师对最后的结果无任何异议。“从长远来看,学校教师队伍建设有了行军图,每个人可以对照指标精准发力,于全体教师是有益的。”

2019年浙江把自主评聘试点扩大到100所学校,2020年实现普通高中高级教师及以下职称自主评聘全覆盖,400多所初中、小学和幼儿园开展一级教师(中级)及以下职称的自主评聘。放权后,学校有了新的指挥棒,“干什么、评什么”落了地。杭州第二中学、宁波效实中学向班主任工作满15年且仍在岗的教师倾斜,引导更多优秀教师坚守班主任岗位。遂昌民族中学把音、体、美、劳等学科教师辅导学生的工作纳入评价范围,引导教师更加关注学生的全面发展。

其他权力也在下放。如绍兴市下放了教师录用权、岗位设置权、干部任用权和绩效考核权等,将职称评聘细则落实到日常的绩效考核中。变“统招统考”为“校招校考”。学校成立专家评委团,通过模拟上课、说课考核招录等方式,实现招聘教师与学校需求匹配。

站在教育行政部门的角度,放权也不是放任和不管。教师录用权下放后,教育局做好招聘人数核定、公告审核和过程监管;职称评聘权下放后,教育局保留了一部分权力,如岗位总量核定和底线条件、基本流程设置,事中全过程监管,事后人社和教育部门对学校自主评聘结果严格复审。

科学地放,有序地管,学校、教师“两头甜”。浙江省教育厅一级巡视员丁天乐表示,浙江的人社部门对这项改革大力支持,普通高中的高级岗位比例提高到42%、初中30%、小学15%、幼儿园10%,让更多教师“跳一跳够得着”。“主管部门主动放权的信心越来越大,学校对放权的承接能力越来越强,教师对改革的认可度越来越高。全省没有因改革引起教师队伍不稳定,氛围是越来越好了。”丁天乐说。

    善待,处理好提待遇与获得感的关系

浙江地方经济发达,区域发展相对均衡,公务员收入可观。有的地区教师人数已和机关单位人数持平,有的地区新进教师数已超过公务员数……

教师待遇要和公务员同幅同步,对地方政府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这一步必须迈出去!浙江上上下下是想尽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

想尽千方百计——

2018年,浙江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各地在出台公务员奖金政策时,必须同时间、同幅度考虑中小学教师”。

2019年,浙江省教育厅会同省委组织部、省财政厅、省人力社保厅等部门对5个具有代表性的地区开展工资收入的数据督查,全面理清义务教育教师和公务员的收入项目、计算方法、比较口径,为全省找准靶心。

2020年,浙江省人力社保厅、财政厅和教育厅联合发文,明确了更具操作性的教师与公务员工资计算比较口径。省政府督导办会同教育厅、财政厅、人力社保厅和审计厅组成4个督导组,对24个县(市、区)开展精准督导。

……

说尽千言万语——

2019年9月,时任省委书记车俊在专题调研座谈会上,强调“宁可少上一两个基建项目,也要抓紧把教师待遇提上去”。

2020年6月,省委书记,时任省长袁家军要求,全省中小学教师工资“不仅要2020年预算安排到位,2019年实际保障也要到位”。

2020年7月,省长、省委教育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时任省委副书记、宁波市委书记郑栅洁要求宁波市以“重要窗口”模范生的标准,带头抓好义务教育教师工资收入保障。

浙江省教育厅相关领导听闻某地没有同步给教师发放专项考核奖,赶到教育局进行了严肃约谈。

某地级市领导召开会议落实教师待遇,个别县市区领导面露难色,市领导直接拍板:“不就是造几公里地铁的钱吗?先把教师待遇给补上!”

……

有政策为教师撑腰,有党委、政府为教师呼告,教师的心是暖的。2019年浙江义务教育在编教师人均工资收入达到17.5万元,比2018年增长20%。2020年,全省所有县(市、区)均实现义务教育教师平均工资收入预算安排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预算。

提高教师待遇不只是钱的事,为了提升教师的获得感、幸福感、荣誉感,浙江各地也备足了“礼包”。

杭州市江干区推出青年教师公寓,通过改建、新建、调剂、租用等多种方式,100%解决了4年内外地单身青年教师周转用房需求,解决了新教师在大城市里的住房负担。

江山市成立“天使爱心团”,成员是40多名在杭州的江山籍名医。只要在江山工作的教师,如果遇到疑难杂症需要到杭州治疗,教育局就联系爱心团安排就医快速通道。同时,爱心团的成员也会不定期到江山提供免费送诊。

龙泉市评出首批十大模范教师,他们的事迹登上了闹市区的宣传栏。在表彰大会上,市委书记、市长代表全市人民向十大模范教师逐一鞠躬。

……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尊师者,善也!

《中国教育报》2021年01月19日第1版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